□何 龍
  16日晚上,央視播出《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正風肅紀紀實》系列專題片的第二集,片中重現了黑龍江副省級官員付曉光大量喝酒導致陪酒人員死亡的場景。
  2013年7月23日,時任黑龍江亞布力旅游區開髮指揮部副總指揮的付曉光帶著包括親屬在內的6名隨行人員來到鏡泊湖旅游。當天晚上,管轄景區的東京城林業局黨委書記孟慶安、局長孫書功設宴款待付曉光。當時有人想代替患有嚴重心臟病的孟慶安喝酒,卻因“不是你表現機會”而被阻止。第二天清晨,孟慶安因為酒後心臟病發作而死亡,付曉光受到降級和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
  事隔一年之後,已被免去局長職務的孫書功回到事發現場對記者說:“作為基層,最不願意做的就是搞應酬,陪不好不行。領導來了以後,過去往往都是以工作為藉口……過去的檢查又是打分啊,又是評比啊,在基層裡頭,壓力很大……”
  上級來人從來都是讓下級又喜歡又害怕的事情。“喜歡”是因為上級領導來了,就意味著他們關心這個地方,也給下級以“表現的機會”。如果來者的級別足夠高,權力足夠大,其足跡就是成績的印章,其腳步就是進步的前奏。而“害怕”是由於“陪君如陪虎”,任何疏忽大意都可能釀成大錯。
  當然更為可怕的是勸酒。對一些本來就喜歡鬥酒的人來說,喝酒是一種樂趣;但並非所有人都願意喝酒,尤其是濫喝。有些人滴酒不沾,有些人肝臟腸胃有問題,但在領導面前卻不能不喝。當權力至上時,上級所賜的酒,裡面不僅有酒精度,還有“感情度”,你無法置之“度”外。
  儘管喝酒致死不是大概率事件,但被濫喝奪去生命的事件也屢有所聞。今年1月,中紀委網站通報了福建三明市副市長、沙縣縣委書記陳瑞喜等人接受企業主宴請發生人員醉亡事件。4月,廣西來賓市興賓區新來的幹部鐘某剛到任職的鎮里報到,就遇到上級領導來“調研檢查”。鐘某參加宴會喝酒,還沒開始工作就被酒奪去性命。8月,韶關市紀委查處了兩起領導幹部參與宴請飲酒致人死亡的案件……
  對酒的恐懼,還不光是不愛喝酒的人,還有他們的父母。去年9月,一位母親在微博里對時任浙江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的蔡奇說:“兒子今天又喝醉了,別人送回家的,到家也不說話,問他就流眼淚,然後一個人把自己鎖進房間……他不會喝酒,但總是和什麼局的局長一起喝酒,讓他喝醉……”
  在蔡奇做出回應並引起反響之後,這位母親卻遇到另一個麻煩——她兒子受到同事的排擠和冷落。她不得不刪除了微博,還更改了網名。
  酒是不少國人人際關係的潤滑劑,招商酒、公關酒、協調酒、表態酒、公務接待酒、人情關係酒等,哪樣都得喝。如果遇到親朋好友勸酒,還有找藉口和討價還價的可能,但要是上級領導勸酒,拒絕領導就往往等於自絕於領導。因此為了得到某些領導的歡心,就要傷害自己的肝臟。
  這與其說是“酒文化”,不如說是“關係文化”和“權力文化”。只要公權力任性、潛規則盛行,那麼請客吃飯、喝酒聽勸就是拉近關係靠攏權力的重要手段。某些領導也只有在酒精的麻醉之下,才可能放下身段與部下同桌同樂。這個時候,一個“乾”字就帶有感情和命令的雙重色彩,你還有不喝的理由?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關係文化不改變 喝酒致死難杜絕)
創作者介紹

簡單就是美

jy39jyfx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